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创投人物 > 亚投行副行长: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

亚投行副行长:中国是一个非常负责的大股东

2019-01-16 来源:环球网  浏览:    关键词:融资,贝格
摘要:亚投行担任运营政策与战略事务的德国籍副行长冯·阿姆斯贝格博士在亚投行北京总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李昊摄【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1月16日,由中国倡议成立的亚洲基础设备投资银行(亚投行)运营整整3年了。在过去3年里,亚投行向世界交出“成员数由57个增至93个、批准项目投资达75亿美圆”的成果单。近日,《环球时报》记者走进亚投行位于北京金融街的总部。专业、高效、国际化,这是亚投行工作人员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在这里,记者见到了担任运营政策与战略事务的德国籍副行长冯·阿姆斯贝格博士(如图),他曾经在世界银

亚投行担任运营政策与战略事务的德国籍副行长冯·阿姆斯贝格博士在亚投行北京总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

李昊摄【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1月16日,由中国倡议成立的亚洲基础设备投资银行(亚投行)运营整整3年了。

在过去3年里,亚投行向世界交出“成员数由57个增至93个、批准项目投资达75亿美圆”的成果单。

近日,《环球时报》记者走进亚投行位于北京金融街的总部。

专业、高效、国际化,这是亚投行工作人员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

在这里,记者见到了担任运营政策与战略事务的德国籍副行长冯·阿姆斯贝格博士(如图),他曾经在世界银行供职25年。

作为一名阅历丰厚的西方金融专家,冯·阿姆斯贝格如何评价中国在主导运营国际机构这条道路上的第一次尝试?“中国完整了解亚投行不是一家中国银行,而是一家多边开发银行”“在亚投行,每个声音都会得到尊重”……冯·阿姆斯贝格对《环球时报》记者这样说。

亚投行位于北京金融街的总部。

李昊摄“我们的融资项目能让几百万孟加拉国人用上电”环球时报:作为一名曾在世界银行工作多年并担任重要职务的金融专家,您当初为何选择来到亚投行这样一个在中国成立的“年轻”多边开发银行?冯·阿姆斯贝格:我的整个职业生活都在努力于展开金融范畴。

亚投行刚成立时,我接到辅佐树立这一多边银行的约请,当时我十分激动。

我能把自己在世界银行辅佐多国推进经济展开的阅历带到一个重生的多边机构,使它得以自创成熟多边银行的阅历,这是无独有偶的职业契机。

此外,作为一个多边主义的信奉者,我置信亚投行的创建将有助于重振多边主义与多边金融的生机,这契合21世纪的展开趋向。

目前看来,亚投行正在完成当年设定的目的,能够说是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经过3年努力,亚投行的架构已基本成形,具有中心员工,并开端发放贷款和债券,为客户效劳。

此外,我们已制定完成亚投行的基本准绳与战略,即坚持多边管理准绳和在决议贷款项目时综合思索社会、环境等要素的高规范准绳,这两个准绳成为亚投行的两大基石。

总的来说,亚投行已为未来展开打下坚实基础。

不过与基础设备融资的庞大需求相比,我们目前的运营范围还比较小,如何扩展范围、满足各个成员的融资需求,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应战。

亚投行位于北京金融街的总部。

李昊摄环球时报:在亚投行目前中止的融资项目中,您印象最深的有哪些?你们如何保证每个项目都契合亚投行的高规范请求?冯·阿姆斯贝格:截至目前,亚投行为35个不同项目提供75亿美圆的融资贷款。

这个数字并不大,但有一些项目曾经能看到成果了。

比如在孟加拉国的一个电力项目,它旨在辅佐该国电力企业建造输电线路,让大量此前没有电力供给的家庭用上电。

固然这个项目听起来似乎不那么令人兴奋,但它是“面包和黄油”普通关乎民众生计的项目,意味着几百万人将具有照明设备和更洁净的家庭环境。

目前,这一工程大部分投入运用,它是我们第一个显现出较大范围社会效益的项目。

第二个我想分享的项目是我们和国际金融公司(IFC)共同在埃及注资的一项工程。

我们向11家私人企业提供贷款,辅佐他们在埃及南部沙漠中建造太阳能发电设备。

这是一个让我们感到十分自豪的项目,它不只表现了新能源的展开趋向,也让私营部门参与到基础设备树立中来。

目前该项目还在树立中。

为保证每个项目都契合亚投行的高规范请求,我们与每个客户签署贷款协议时,请求他们同时承诺恪守亚投行有关环境、社会等的政策与规范。

我们也会随时监视项目的施工进程,确保相关政策得到执行。

特别是我们的员工中有一些环保与居民重新安顿方面的专家,他们会经常前往项目所在地中止实地调查,并与当地民众交谈,讯问项目对当地的影响。

环球时报:亚投行是中国发起并主导成立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际机构。

您如何评价过去3年里中国在推进亚投行树立与运营中的表现?冯·阿姆斯贝格:中国是亚投行的发起者和最大股东,也不时对亚投行给予很多支持。

能够说,假如没有当时中国的积极推进,亚投行简直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果。

而从更深远的角度来说,我以为亚投行的成立也向外界标明,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度已有才干主导树立真正的多边组织,这是为增强全球多边主义做出的严重贡献。

更重要的是,从成立的第一天起,我们就感到中国十分尊重亚投行的多边性质,这对取得其他成员的信任至关重要。

中国完整了解亚投行不是一家中国银行,而是一家多边开发银行,这意味着亚投行的决策不是由中国做出,而是由各个成员集体做出。

基于这些,我以为中国是一个十分担任的大股东。

中国的胜利还体往常决议参与亚投行的成员数量上:从开创时的57个成员,到往常我们的成员数量已抵达93个。

我置信这些成员的决议正是基于(对中国的)信任和对亚投行管理方式的肯定。

在亚投行,每个声音都会得到尊重,每个声音都将参与决策的制定。

环球时报:如何避免政治对贷款和其他业务的决策产生影响,不时是多边开发银行面临的一项严重应战。

特别当亚投行总部设在中国时,西方在这方面的担忧也更多一些。

您以为,亚投行能否做到了避免政治干预运营?冯·阿姆斯贝格:自成立伊始,亚投行就树立了明晰而坚固的法律框架,作为其创建基础的国际条约明白规则了亚投行的基本决策机制,从投票权的分配,到董事会、管理层的职责等。

目前来看,我们这套法律机制的执行状况良好。

一方面,固然亚投行的股份具有者是各成员的政府,但在技术层面上,各项决策是由亚投行董事会等管理层以集体方式做出,这保证了亚投行不会扮演任何政治角色。

在理论中,我们会在做出任何一项决议前对它中止讨论,直到最终能够就其达成十分普遍的共识。

另一方面,多边肉体在亚投行的日常工作中也得到很好的表现,我们的严重决策由一切成员共同做出,这意味着亚投行永远不会被某一个成员控制。

中国与印度在亚投行中的互动就是这样一种“多边肉体之美”的圆满表现。

中国是亚投行的第一大股东,而印度则是第二大股东和最大客户。

无论两国政治关系如何,它们都在这一多边组织下携手协作。

基于国度范围和所处的展开阶段等要素,印度具有庞大的基础设备融资需求。

亚投行作为一个技术而非政治机构,很自然地决议向印度一些优质项目提供融资。

这阐明亚投行的融资决策并不受各成员之间政治关系影响,而是基于技术规范、项目质量和融资需求做出的。

“亚投行为新兴国度倡导树立多边机构开创良好先例”环球时报:未来3至5年,亚投行的工作重点是什么?亚投行距离成为像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世界级多边金融机构还有多远?冯·阿姆斯贝格:我们正在提升亚投行本币融资的才干,由于往常我们一切的融资活动还都仅以美圆方式中止。

这是一项需求在亚投行最初的5年树立期间完成的工作。

另外一项很重要的应战是如何扩展亚投行的业务范围,并向我们的客户展示亚投行能为每个项目提供的附加价值。

为此,我们为未来设定了3个首要的工作重点:首先是支持可持续展开的基础设备范畴,辅佐客户实行《巴黎协议》承诺,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其次是支持跨境基础设备范畴,我们已看到亚洲内部,以至亚洲以外增强互联互通的庞大潜力;第三是发起更多私人资本,固然亚投行将努力扩展融资范围,但与庞大的需求缺口相比,仅靠我们自身是不够的。

所以我们经常思索,如何鼓舞更多私人资本参与进来。

为此,我们将研讨更多合适与私人资本协作的项目和架构设置。

总体而言,与其他许多同类型的多边金融机构相比,亚投行在人员数量、融资额度等方面的范围还比较小。

但我以为,亚投行的基本才干和架构都已到位,它在成为一个世界级、一流的多边金融组织的道路上顺利前行。

环球时报:您以为亚投行能否成为一个“先例”,在未来催生越来越多展开中国度主导设立国际组织?冯·阿姆斯贝格:我以为亚投行为新兴国度倡导树立多边机构开创了一个良好的先例。

在一个国际机构中发挥指导作用将不再只是传统的七国集团才干做的事。

我想,未来完整可能有其他的相似机构呈现。

但另一方面,我不以为需求刻意寻求这种数量上的增加,我们真正需求的是更强大有力的多边机构,需求它们有才干应对曾经呈现的各种国际应战。

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贸易、国度间的金融相互依赖,这些应战都越来越“国际化”,难以经过单边或双边层面处置。

世界需求更强有力的多边主义,我们也希望亚投行能对此做出贡献。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