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创投人物 > 撬开马云王健林们的神秘保险柜

撬开马云王健林们的神秘保险柜

2019-04-03 来源:虎嗅APP  浏览:    关键词:家族办公室,马云,王健林,蔡崇信,吴亚军,fo

假如天上“咣”地掉下十个亿、一百个亿的现金,你会怎样办?是被喜悦冲昏头脑,还是堕入焦虑无法自拔?固然我等可能想象不到这种“痛苦”,但关于有钱人来说,如何处置他们如山般的财富,是个大难题。

他们需求头疼的是该采用什么样的伎俩让财富保值、升值,更重要的,还要完成财富的传承,而不是让钱在后代手中疾速被花光,废弃“富不过三代”的魔咒。

从《人民的名义》到《都挺好》,高小琴与蒙志远都曾在电视剧里为自己与家族的财富担忧忧虑,选择家族信托等方式努力保全财富。

不过,关于极端有钱的人来说,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以下简称FO)才是他们财富最后的归宿。

依据美国度族办公室协会(Family Office Association)的定义,家族办公室指的是特地为超级富豪家庭提供财富管理和家族效劳,以使其资产的长期展开契合家族的预期希冀,并且使其资产能够顺利中止跨代传承和保值增值的机构。

当然,FO承担的任务也不只仅是规划财富。

巨富家庭还有很多“软性问题”会交给FO打理,比如慈悲、维持家族和睦、后代教育等等。

全球范围内的FO主要有两种:单一家族办公室(Single Family Office,简称SFO)和分离家族办公室(Multi-Family Office,简称MFO)。

SFO为超高净值家族自己的家族办公室,MFO则会担任多个家族的财富管理,多为商业银行、信托公司或第三方独立机构开设的私人银行部或家族办公室。

据瑞银与康普顿财富公司(Campden Wealth)发布的《2018全球家族办公室报告》,当前有75%的家族办公室为SFO,其中多数与家族业务独立;剩余25%为MFO。

不同类别的家族办公室所占比例往常,在这些神秘的办公室中,你会看见越来越多中国人的身影。

瑞银发布的《2018全球财富报告》表示:“往常,中国已稳居全球财富榜第二位。

”而另一份瑞银发布的《2018中国高净值人群财富白皮书》则透露,由于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中国的高净值人群数量也在疾速增长,目前,中国所具有的高净值家庭数量曾经仅次于美国。

在康普顿调查的311个全球家族办公室中,有17%的家族办公室总部位于亚太地域。

亚太地域家族办公室的资产报答率也增长疾速——从2016年的0%,到2017年的6.7%,再到2018年的16.4%,以至超越了此前不时排名第一的北美地域。

马云王健林们的家族办公室都在做啥?由于中国人对自身财富历来坚持着低调、不张扬的态度,中国富豪们对自己的家族办公室也大多讳莫如深,能公开查询到的资料很少。

要说名气,马云和蔡崇信的蓝湖资本(Blue Pool Capital)可能是中国最知名的FO之一。

2015年4月,《华尔街日报》发表报道称,时任阿里巴巴执行副董事长的蔡崇信行将于香港成立一个范围达数十亿美圆的家族办公室——主要用于处置阿里巴巴上市所为他带来的约3亿美圆的财富(3亿美圆仅为初次套现所取得的财富)。

报道还透露,马云也可能参与到这个家族办公室当中来。

马云与蔡崇信在阿里巴巴上市现场据报道,这一家族办公室将由时任对冲基金Citadel香港办事处的总经理奥利佛·威斯伯格(Oliver Weisberg)和香港对冲基金Blue Pool Capital的开创合伙人亚历山大·韦斯特(Alexander West)协作管理。

早在蔡崇信参与阿里巴巴之前,他就有过此相似家族办公室的投资阅历。

上世纪90年代时,蔡崇信于Inverstor AB任职,主要担任亚洲市场投资——Investor AB是瑞典沃伦伯格家族控制的投资机构,持有瑞典国内外多家大公司(比如说爱立信)的股份。

成立以来,蓝湖资本不只投资多支对冲基金,还投资了多个医疗安康、互联网消费范畴的项目,包括华领医药、腾盛博药、生物科技公司LifeMine Therapeutics、《赫芬顿邮报》分离开创人Arianna Heffington兴办的新公司Thrive Global、光场相机公司 Lytro、互联网租衣平台Rent the Runway等等。

从投资轮次上来看,除了没投过天使轮以外,从A轮到上市前融资,蓝湖资本均有触及。

公开披露的投资活动也越来越生动:仅2018年,蓝湖资本就投了5个项目。

不过,据《财新周刊》报道,马云的妻子张瑛似乎对蓝湖资本不够称心。

2016年时,她曾对友人说:“是不是能够给Blue Pool Capital 再招一个基金经理?两个(基金)团队能够‘赛马’,往常这样似乎效率不高。

”除了马云以外,还有许多顶级富豪选择用家族办公室来打理自己的财富——李彦宏的妻子马东敏于2017年初回归百度,她在内部讲话中提到自己过往参与家族办公室的阅历:“2012年起,我开端了4年Family Office的组建投资工作,应该说也正是这段特殊阅历使我更深化地认识了百度。

”王健林的家族办公室则是王思聪成立的普思资本,主要投资互联网、文娱消费范畴,包括英雄互娱、网鱼网咖等。

固然普思资本在官网的新闻稿中强调,普思没有募资压力,一切资金均来自家族内部,契合Family Office定位。

但从投资战略上来看,普思资本并没有承担PE以外的角色,尚未进化成家族办公室,称其为“家族投资公司”更恰当一些。

说到有效管理家族财富,还有龙湖地产吴亚军的鲜活例子在前。

2008年,在龙湖地产上市前,吴亚军与丈夫蔡奎分别树立吴、蔡氏家族信托,并将其交给汇丰国际信托管理。

2012年,二人离婚,但由于吴亚军并非直接持股,而是经过Charm Talent持有龙湖地产43.17%的股份(蔡奎亦经过Junson Development持有28.73%的股份),龙湖地产股价和运营状况未受影响,吴亚军的个人财富亦得到保值。

2015年,有报道称吴亚军还运用着一个私人财富管理机构——双湖投资来为自己打理资产。

家族办公室的软性作用(下一代教育、家族管理等)多半“秘而不宣”,怎样发挥财技、让巨额财富增值才是外界对FO最直接的了解。

为了家族财富带来稳健的报答,FO们开端越发喜欢私募股权投资。

据沃顿全球家族联盟发布的《2018家族办公室基准报告》,股权投资(包括私募股权和股票)成为家族办公室带来最为强劲的报答(大多数FO的实践三年净报答超越4%)的投资项目。

和2017年相比,FO们在股权投资上的资本配置增加了,对固定收益与对冲基金的资产配置则降落了。

按地域划分一下,相比家族办公室展开历史愈加长久的北美与欧洲地域,亚太地域的FO们显现出了愈加激进的作风。

《2018全球家族办公室报告》对各地域FO的投资作风中止了细致调研:固然说全球FO都将“均衡型投资”作为投资重点,但在剩余资产的配置中,欧洲FO偏爱“保值型投资”(占比抵达38%),亚太地域的FO则更喜欢“增长型投资”(占比抵达40%),仅仅将7.7%的财富投入到“保值型投资”中去。

截图源自《2018全球家族办公室报告》当然,亚太地域的FO们还有一些展开不够“成熟”的中央——比如喜欢用“现金及其等价物”的方式保管财富(资产占比达12%,为全世界范围内最高);家族办公室的平均运营本钱高于北美、欧洲、新兴市场等地;家族继承计划准备缺乏(仅有39%的家族已计划好继承计划,这一比例为世界范围内最低)等。

但说到底,家族办公室毕竟是个“定制化”的效劳。

随着中国亿万富豪降生速度加快、第一代企业家们向下一代“交棒”的需求变得越发迫切,中国度族办公室兴起与“进化”的速度也会变得越来越快。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