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创投人物 > 购美国股票,去日本买房,新中产们这么投资 | 晓报告

购美国股票,去日本买房,新中产们这么投资 | 晓报告

2018-01-08 来源:  浏览:    关键词:投资
摘要:原标题:购美国股票,去日本买房,新中产们这么投资 | 晓报告在吴晓波频道主页回复“白皮书”最后300份纸质版白皮书“他们不把金钱当上帝,同时也不让自己成为金钱的奴隶。”《2017新中产白皮书》发布后,吴老师在总结新中产们的财富观时说…

原标题:购美国股票,去日本买房,新中产们这么投资 | 晓报告

在吴晓波频道主页回复“白皮书”

最后300份纸质版白皮书

“他们不把金钱当上帝,同时也不让自己成为金钱的奴隶。”

《2017新中产白皮书》发布后,吴老师在总结新中产们的财富观时说,“这种面对金钱的平等态度和平和心态,正是新中产价值观的底层基础之一。”

这种心态落在投资理财上,则是理性、稳健、及时止损、风险分散的新中产投资风格。

今天,我们来看看新中产们在投资理财上,具体是怎么做怎么想的。

购美国的股票,买日本的房子

新中产不是一个仅仅依赖于职务性收入的群体,八成以上的新中产有其它收入来源。在新中产投资理财的品类中,银行理财、投资性房产、股票、商业保险、基金、互联网金融是选择最多的类别。

对于银行理财,新中产们普遍认为银行利率太低,跑不赢通货膨胀。在深圳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主管的李先生快人快语,“反正钱不能放在银行”。但在外企工作,有着三口之家的Kathy认为,把一部分钱存在银行,“以备急需,是非常必要的”。

而为自己为家人买商业保险,对于新中产来说是共识:增加一份对于人生不确定性的把握,化解那些生命难以承受之痛。

上海的刘小姐分享了给女儿买重疾险的心路历程:“他(保险经理)跟我说的时候,其实我是很反感的。但是后来看朋友圈天天转筹款,都是好小的小朋友。最后还是买了。”

“的确,(生了重病)让一个家庭一下子拿出50万真的还是很不容易。”刘小姐补充道。

而投资性房产是新中产们除了银行理财外,最普遍的资产配置方式,近一半的新中产们除了自己的住宅外,还另外有房子作投资。

“最开始的想法叫以房养房。2013年在北京买了房,压力很大,感觉这样(负债)下去,很难对生活有实质性的改进。后来看到有一波(房价涨),赶紧抓一波,在重庆就投了一套房,一年后出了,这波涨全赶上了。现在,在武汉郊区看中一个盘,也是明显看到价差,再进,打算一年多后再出。”

北京的张女士凭着精准的眼光,高抛低吸,将房产作为单纯的获利杠杆,来撬动更大的财富。

但也有新中产考虑得更多,特别是当关乎下一代的教育问题时。北京的王女士2016年在天津投资了第二套房:“有小孩之后,他可以在天津上学,离北京近,天津教育也不错,有几个好大学。”

当被问到,如何看待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王女士的回答也代表了大部分人的心声:“如果有足够的钱,还是会去买。哪怕我去做房东赚点租金,对吧?”

目前来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不会让人失望,虽不至于“闭着眼睛买就能大赚”,但房子的增值空间可说是最为诱人,这也是为什么新中产们对于房产投资如此急切的原因了。

在新中产的资产配置中,还有一项引人注意:过去一年海外资产配置的比例大幅度提升,从2016年调查时的4%增加到12.2%。另外,CTR在16个城市的调查数据也显示,未来一年计划海外投资的人中,新中产群体占比最高,达到5.27%,远远超过2.3%的平均值。

随着国内人民币贬值,越来越多的新中产开始将目光投向海外。比如,有人在美国开账户,买美国的股票。有人去日本买房,“大多都是小户型,好卖。而且30万人民币就可以在大阪买一套小公寓了”。

95%以上的新中产自认不会理财

“获得长期高收益”是新中产在投资理财上的首要目标,但是快速增加的支出和未来的不确定性,以及当下社会,家庭财富分化和洗牌的速度加快,新中产们普遍存在财富焦虑。

正如杭州的陈先生所说,“现在投资理财每个月赚一万块,可能够你生活。但是过三五年不管是房租、房价,还是其他生活成本,又要翻倍了,而且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支出。拿现在的标准去计算,一点意义也没有。”

虽然新中产们对于保障财富的诉求越来越强烈,但却苦于缺乏投资理财的知识和技能。这也是他们焦虑的具象体现。

深圳的一位新中产不无遗憾地感叹:“投资理财能力不够,特别是在资产配置方面,比如哪些资产该怎么配置,该往哪儿投资。如果看得清晰一点,不会像现在这么窘迫。当年我在股市很高的时候投了一笔钱进去,亏了一部分,现在将近三分之一还在里面。”

调查中,有95.6%的新中产认为自己投资理财知识不够,其中最欠缺的知识排序分别是整体规划、信息解读、原理知识和交易方法。

大部分的人最需要的,既不是最源头上的原理性知识,也不是“告诉我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的功利性方法,而是家庭规划和信息的趋势性解读,能够帮助自己对家庭的资产配置做出调整。

总的来说,新中产们的投资理财焦虑确实存在,但却是一种务实型的焦虑。

要实现财务自由,可能需要一个亿

实现财务自由是大部分新中产们排在首位的人生目标,但到底赚多少钱才能实现财务自由呢。受访的新中产们给了很多答案。

北京的向女士保守估计“1个亿”,“因为北京一套房就几千万,要是真想花钱,可花的地方太多了。”

上海的顾先生说得有“净资产3000万”,“自己住一套房,租出去两套,光吃租金,基本上就能财务自由了。”

在深圳腾讯工作的许先生给出了“5千万到1个亿”。“深圳一套房子1千万,一两套,就两三千万了。以后如果小孩儿要出国,父母要养老等等开销,5千万基本上是安全值。如果到1亿或者更多,可以考虑移民了,1个人1千万起,两个人2千万;而且这样的数字,基本可以应付未来可能存在的财富贬值的风险。”

另外,当被问到如果有一天实现财务自由,会做什么时,新中产的答案也是各不相同。

有人想随着FI赛车环游世界;有人想带着孩子去国外读书深造;有人想开民宿,把家乡的土特产发扬光大;其中更多的人想做环保、做公益,帮助更多人甚至造福后代。

从实现自我价值到实现社会价值,新中产追求的财务自由并非单纯的自我享受,而是自愿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这也是新中产群体之于一个国家的核心力量所在。

以上是《2017新中产白皮书》中的一部分内容,若你想要阅读更多,欢迎购买纸质版白皮书。

在吴晓波频道主页回复“白皮书”

上一篇:高搜易CEO陈康:《资管新规》来了,有投资能力的机构将脱颖而出

下一篇:深圳去年IPO企业达40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