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养生 > 不过是因为她姐懒,不爱管钱,又疼爱她,以为她是个财迷

不过是因为她姐懒,不爱管钱,又疼爱她,以为她是个财迷

2019-01-16 来源:利武读情感  浏览:    关键词:

关于她姐没事要钱这件事情,云畅觉得略蛋疼,真心不是她舍不得钱,再说这家里的钱,说实话,基本上都是她姐赚回来的,不过是由于她姐懒,不爱管钱,又心疼她,以为她是个财迷,所以才会把家里的财政大权交给她管。

原本哥哥们才该管着家里的事情的,但备不住长兄进来卖力挣前程去了,希望不上。

二哥三哥也得读书,也一样希望不上,且因是生员,想要继续进一步,去考秋闱,中个举,那就得在县学里读书,未在县学进学抵达规则的天数的,那就没有资历参与秋闱。

而不参过秋闱,并且桂榜题名中各举,那就没有参与春闱的资历。

不参与春闱……还谈什么仕途呢?爷爷年岁大了,家里的事情,如何叫她操心?姑母固然住在家中,但到底是出嫁女。

家里的事情能够问她讨主见,姐妹们的教养,她也要辅佐,但说到管家里的财政,却是不适合的。

所以,在长姐只对赚钱有兴味,却不愿意管钱的状况下,云畅就成了家里执掌财政大权的独一人选。

总不至于希望还不满五周岁的双胞胎弟弟妹妹吧?但是,就象对姐姐不知道什么抽了一抽,就递给她一叠子银票一样,她姐也不知道什么时分一抽,才递过来的银票,她又要取走。

云畅真心不是舍不得钱……她就是……怎样说呢,她姐递钱与伸手要钱这两个动作,哪个都让她心跟着一跳一跳的。

所以她每次都不得不板着脸,卡那么一卡,其实内心的呼吁只是,亲姐,咱能正常点,别一出一出的么?但是她姐必定是听不到她的心声的。

姐妹两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

云朝讪讪一笑,除了给爷爷的两千五百两银票外,余下的五百两,她自己扣了一百两下来,那四百两,好象也没给妹妹几天,这就一下子要了二百二十两出来,好象的确有些抽。

不等她再说话,云畅木着张小脸,便道:“要二百二十两做以至?去田庄上要买农具种子?那二百二十两也不够使吧?”不说出正派用处来,银子就别希望了。

云朝只好道:“这倒不是……买种子与农具的银子,爷爷曾经给了一千二百两。

”“爷爷给的银子不够?”“那倒不是,够是够了。

”“?”云朝只好摸着鼻子道:“晚照……他是靖南王的嫡长孙。

”云畅继续:“?”固然她表面上宁静,岿然如山,但内心曾经快咆哮了。

觉得有一千只某种奇特的马在呼啸而过。

她家到底是怎样了?来了个郡主姐姐也就而已,还来了王府嫡长孙的假丫鬟,按嫡长继承制,这位哪怕往常还未受封,不出不测,未来妥妥的也是个王府世子,说起来,这个假丫鬟的身份,其实是比她这位郡主姐姐还要高的。

无他,她姐只能是一位郡主,而那位,未来却是要继承王位的。

见她妹一脸宁静,云朝伸手在她妹的眼前晃了晃。

她妹难道是被这个音讯震惊的傻了?那也不至于呀,当年知道她其实是位王府郡主的时分,也没这么……正想着,就听云畅淡定自如的声声响起:“这和你要二百二十两银子,又有什么关系?”云朝:卧糟,妹妹你关怀的重点是不是错了?不是应该关怀那孩子怎样就忽然成了靖南王府的嫡长孙并且作为一个王府长孙怎样就流落到咱家当了小丫鬟么?这是银子的事儿么?云朝就觉得。

她妹是奇葩。

奇葩的脑洞不是正常人能了解的。

云朝只能诚实答道:“他要被送走,去京城,我想着他去了京城,也是人生地不熟的……所以想给他点银子,虽这点银子虽不能傍身,但好歹……有银子总饿不着吧?他……外祖家是独孤氏……”云畅秒懂。

和她姐也算是表姐弟,总得照顾些儿。

这便是亲戚间的义务了。

何况她姐也不那种眼睁睁看着亲人去死的人。

假如云朝不说后面那句“他外祖家是独孤氏”,其实云畅是只打算给出一百五十两银子的,她姐自己身上还有一百两银票呢嘛,拿出来,刚好给那晚照二百二十两,余下三十两给她做零花。

但,晚照既是姐姐的表弟……“回头拿给你。

”却对云朝是怎样知道晚照就是靖南王府的嫡长孙。

晚照又是如何流落到被人追杀的地步,且往常又为何要送他进京,而不是送回靖南王府这些事情,只字不提不问。

云朝总以为她妹是要讨价讨价一番,绝壁不会这么痛快的就给银子的,没想到她妹居然二话没说,直接允了。

这画风不对,一时云朝居然愣了。

云畅皱了一下眉:“不要么?”不能不要!云朝一点头:“要。

畅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你放心,咱家银子都归你管,往后姐一定多赚银子让你数着玩儿。

”云畅:……她是得有多闲着数钱玩?翻了个白眼,云畅进了屋里,拿了二百两银票加二十两银锭来,给了她姐。

云朝抱过这丫头,就在她板着的小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不顾云畅厌弃的擦着被她亲了的面颊。

飘去了晚照那里,把四张五十两的银票,还有四个五两的小银锭儿,都推到了晚照面前:“这些你收着,往后或许用得上。

”到了京城,把他交给圣上后,圣上自然不会亏待他。

靖南王远离京城,镇守南疆,作为异姓王,又在南疆颇具权力,皇室又岂会不忌惮?独孤氏还是皇室姻亲呢,且未封王,皇上还要把刘瑜按插到独孤氏的地盘上去争兵权,对一个异姓王,又如何会放心?成楚风作为靖南王府的长房嫡孙,又是被人追杀落到圣上手里的,且他之所以被人追杀,又是靖南王府自己的内斗,这么一个人,圣上岂会不加应用?抬举成楚风,便是分化靖南王府的实力!所以,成楚风去了京城,肯定会被优待。

但是一路上,他却需求打点护送他的人,固然大家都知道他往常的状况,可哪怕送壶酒以酬护卫的辛劳,也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